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算一肖 > 弗雷斯诺 > 正文

被周作人和梅格瑞恩深爱的小说终于再版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20

  萨洛扬的作品在中国现代文学作家中是有口碑的,包括周作人和叶圣陶在内的作家都是他的书迷。迄今为止,萨洛扬只有两部作品译介到中国,分别是《人间喜剧》和《我的名字叫阿拉木》。今天小编要给介绍大家的,便是其中之一,萨洛扬发表于

  这部小说,描写的是二战时期、美国小城绮色佳的麦考利一家的故事,这家人的父亲业已去世,大哥马柯斯正在前线作战,家中只有母亲麦考利太太、大姐贝思、和次子荷马以及小弟弟尤利西斯。小说的核心人物是次子荷马,这位在电报局打工的少年,一直以来的工作就是将战场上的消息报送给绮色佳城的居民们,战争的悲剧每天都在上演,荷马总是收到残酷的前线消息,直到有一天,他收到自己大哥马柯斯阵亡的消息,是否要将这条消息带回家中,年轻的荷马陷入了困境......

  在读者看来这无疑是一出悲剧,然而在萨洛扬的笔下,这一切随着逝去大哥马柯斯的军中好友乔治的归来后,由悲痛无奈的悲剧转为温暖与慰藉的喜剧。

  绮色佳,也译伊萨卡(Ithaca)是位于美国纽约州五指湖南部地区的一座城市

  《人间喜剧》这部作品既无曲折动人的情节,亦无惊心动魄的场面,其独擅胜场之处,在于将小城中极为普通平凡的诸多人物写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亚美尼亚裔的萨洛扬家族就开始陆续从当时属于奥斯曼帝国的比特里斯(今属土耳其)移民来到美国,一九〇五年,他的父亲阿梅纳克也到了纽约,在当地的亚美尼亚国教(属于东正教的分支)教会里讲道,随后举家移居加州。一九〇八年八月卅一日,威廉出生于美国加州中部的弗雷斯诺市,三岁时父亲过世,他跟哥哥和两位姐姐一起被安置到加州奥克兰市的一所孤儿院里生活,一直到他八岁时,母亲塔库希在一家罐头食品厂找到一份工作,威廉这才又跟兄姐一起回到弗雷斯诺,跟母亲一起生活,并且在那里渡过童年与少年时代。

  在十八岁那一年,威廉还没有从高中毕业,就独自北上旧金山。他在许多不同的地方打工,养活自己,后来在旧金山的电报局找到一份经理的职位。工作之余,他读了许多书,决心以写作为生。在他二十岁那年,他的作品见于老牌的《大陆月刊》。一九三四年,他的短篇小说《高空秋千上的大胆男青年》和《七万亚述人》在新近崛起的《故事杂志》上发表,同年十月,他的第一个短篇小说集出版,为他赢得了一定的声誉和经济支持。次年,他首次访问了当时已属苏联治下的亚美尼亚共和国。

  在接下来的数年之中,萨洛扬创作了包括舞台剧、短篇小说等体裁的许多作品,从一九三六年起,还与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数度合作。他的剧本《浮生岁月》(The Time of Your Life)在百老汇公演,获得了一九四〇年的普利策奖,但是他却以商业界无权评判艺术为理由,谢绝领奖,不过在声誉上仅次于普利策奖的“纽约戏剧批评家圈子”所颁发给他的奖项,他还是欣然接受了。同年,《我叫阿拉木》(My Name is Aram)出版,佳评如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萨洛扬一度投笔从戎。

  《人间喜剧》出版那年,萨洛扬与著名的女演员卡罗尔·马库斯(Carol Marcus)结婚,生下了一子一女;儿子取名阿拉木,长大后子承父业,也是一位作家,女儿露西则跟母亲一样,从事电影表演。四十年代后期,萨洛扬常常酗酒,并且一度沉迷于赌博,婚姻难于维持,一九四九年,他与卡罗尔离婚。但是他们旧情未断,两年后重新结婚,可惜好景不长,只过了一年就再度离婚。五十年代末,萨洛扬经常独自在法国巴黎居住,一九六一年,他在巴黎买下了一处公寓,来回于大西洋两岸之间。一九八一年五月十八日,他因前列腺癌症不治在弗雷斯诺去世,终年七十二岁。根据他的遗愿,遗体火葬,骨灰一半葬在弗雷斯诺老家,一半飘洋过海,送回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柯米塔斯先贤公墓”安葬,与许多同胞名人作伴,其中包括著名的作曲家哈恰图良。如今,在萨洛扬的墓地上,伫立着一座他晚年独自挺立的塑像,穿着长大衣,披着围巾,相当传神。

  萨洛扬是位多产作家,生前发表的短篇小说集多达十五六部,发表于报刊杂志、未收入合集的短篇小说达六十余篇,此外还有长篇小说十部,回忆录十三部,其中有的描述了他在苏联和欧洲旅行时与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和美国电影演员卓别林交往的经历。可惜时至今日,他的大部分作品已经无人问津,倒还是小说《我叫阿拉木》、《人间喜剧》和剧本《浮生岁月》为他奠定了文学史上的地位。

  说到《人间喜剧》出炉的过程,颇为戏剧化。一九四二年,萨洛扬受聘于好莱坞的米高梅公司,编导一部题作《人间喜剧》的电影,他亲自撰写脚本,渐渐忘乎所以。公司的老板路易·梅耶嫌他写得太长,劝阻无效之后,将他扫地出门,另请高明。这部由米基·茹尼主演的电影于次年三月公演后,大受欢迎。话分两头,萨洛扬被解雇之后,也没闲着,他立即将电影脚本赶着改写成小说,并且抢在电影公演前的同年二月出版。这部电影获得第十六届奥斯卡奖包括“最佳故事片”在内的多项提名,到得颁奖之夜,却只有萨洛扬名下的“最佳故事”一项获奖。萨洛扬与米高梅公司的这一场纷争,作家成了最后的赢家。

  中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生平杰作、叙事长诗由《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堂篇》三个部分组成,原题《喜剧》(Commedìa)。但丁的晚辈、小说集《十日谈》的作者薄伽丘为之倾倒,称之为“神界喜剧”(Divina Commedia),日后这部长诗就以此著称,汉译为《神曲》。十九世纪法国作家巴尔扎克改了一个修饰词,将自己的小说取了一个《人间喜剧》(La Comédie humaine)的总称。萨洛扬的这部小说,显然就是在英语里借用了巴尔扎克小说的总称。这部作品以二战时期大后方的加州小城绮色佳为背景,描写寡居的麦考利太太一家的故事。小城的名字,源出史诗《奥德赛》主角奥德修斯的故乡,其实是萨洛扬本人生于斯长于斯、最后逝于斯的加州中部小城弗雷斯诺。麦考利太太的两个儿子,也分别取名为荷马和尤利西斯(奥德修斯的拉丁文名字)。

  尽管如此,萨洛扬的《人间喜剧》既没有荷马史诗那些惊心动魄的情节,也不像巴尔扎克的作品那样雄心勃勃,力图包罗万象,表现一个时代的社会的各个层面。这部美国小说具体而微,最多只不过写了“绮色佳”这个小城的众生百态罢了。

  这部小说的组织结构,与《我叫阿拉木》有许多相通之处。后者发表于一九四〇年,一共包括十四个短篇,但是其核心人物都是一个名叫阿拉木的男孩子。在第一篇《漂亮的白马的那个夏天》里,时年才九岁的阿拉木跟他一位疯疯傻傻的堂兄合伙“借”了邻居的马,有一段难忘的经历。接下来,阿拉木讲了自己跟爷爷奶奶、叔伯、堂表兄弟、同学朋友的许多故事,范围由家庭以内以至学校和社会。阿拉木也渐渐在弗雷斯诺城里长大,到得最后一篇,阿拉木就跟萨洛扬自己当年一样,离开弗雷斯诺所在的圣华金山谷地带,走上自己外出谋生的道路。虽然此书由十四篇独立成篇的故事所构成,但是贯串其间的,都是阿拉木这个核心的人物,而且按照原书的次序合在一起,就成了阿拉木童年、少年的成长过程,虽然名为短篇合集,实际上却是一部德国人所谓的“教育成长小说”(bildungsroman)。这种小说叙述、探讨主人公由童年至成年的精神、心理、道德伦理上的变化和成长。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和《远大前程》,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塞林格的《麦田里的捕手》,以至夏洛蒂· 勃朗特的《简·爱》,都具有这类小说的特质。

  至于《人间喜剧》,虽然其中涉及众多人物,但是他们都是跟故事的中心、麦考利一家,尤其是其中的第一号主角荷马有关的。小说的三十八个章节,除了有少数几个章节(例如有关三个休假的军人的那几章)连续构成一个插曲之外,很多也是相对独立成篇的小故事,但是将之连成一个整体的,则也是荷马成长的过程,从分类上而言,也是一部“教育成长小说”。美国批评界在讨论萨洛扬作品时,有人将《我叫阿拉木》和《人间喜剧》这两部作品都视作短篇小说合集,也有人截然相反,将两部都判定为长篇小说。平心而论,应该说批评界的双方都有一定的道理。

  在一九五八年出版的一部萨洛扬作品选集里,作家在题献部分提到对于他的创作特别有影响的作家,按照他自己列出的顺序,是杰克·伦敦、莫泊桑、狄更斯、契诃夫、马克·吐温、斯特林堡、高尔基、安布罗斯·比尔斯、托尔斯泰、莫里哀、萧伯纳、惠特曼、亨利·弗雷德里克·艾米尔、易卜生、舍伍德·安德森以及“大卫之子所罗门、《传道书》的作者”。这份名单十分庞杂,其中以国籍而论,包括英、美、法、俄、瑞典、瑞士、挪威、以至古希伯来,而以文学类型而言,则包括小说家、剧作家、诗人,甚至日记作者。熟悉这些作者的作品的读者,也许从萨洛扬的作品中都能分别看出一些影响的蛛丝马迹,但他的风格,在二十世纪的美国作家中却是独树一帜,很难找到与他风格完全类似的其他作家。以《人间喜剧》而言,从其松而不散的结构而言,也许跟安德森的名著《俄亥俄州瓦恩斯堡镇》最为接近,然而二者的写作风格却又迥然不同。

  当代美国女演员梅格·瑞恩也非常喜爱这部小说,由她朗读这部作品的有声读物光盘,曾经公开发行。继一九四三年的好莱坞黑白影片之后,瑞恩在加入了“演而优则导”的行列,也挑中了《人间喜剧》这部作品。由她改编、并且自导自演的影片,于二〇一四年七月在弗吉尼亚州开拍,片名定为《绮色佳》。

  此片是瑞恩作为导演的处女秀,她亲自主演麦考利太太,她的儿子杰克·奎德出演其长子马柯斯,兼为演员和剧作家的塞姆·谢泼德出演老电报员格罗根,瑞恩在《西雅图夜未眠》一片中的老搭档、好莱坞巨星汤姆·汉克斯担任监制人,而且在片中客串出场。

  可惜作为导演的瑞恩毕竟缺乏经验,尤其是在剪辑方面很不成功,这部片子杀青后,于二〇一五年十月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密德堡电影节首演,并于次年九月公演,但是这部结构松散的影片票房失败,很快沦入光盘市场。电影和文学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艺术形式,各有各的内在结构和操作规律。文学名著成功搬上大小银幕的,比率是不高的。

  由梅格·瑞恩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伊萨卡》(初版图书封面为左,电影海报为右)

  美国画家弗里曼(Don Freeman, 1908-1978)出生于加州圣地亚哥,早年兴趣广泛,多才多艺,曾在圣地亚哥的艺术学校求学,并且到中部的圣刘易斯市念中学,后来因为找到一个在船上的乐队里吹短号的职位,在弱冠之年迁居纽约。

  当时正遇上大萧条时期,但是他在纽约又找到一个舞厅乐队的职位,演奏爵士乐,以此谋生。他在曼哈顿的西五十七街上一所艺校里注册,继续学习绘画,并且也学习美术设计和石印画。他随身带着速写簿,经常在街头写生。后来他的艺术才能得到萨洛扬的赏识,请他为自己的作品作插图,其中就包括《人间喜剧》初版本彩色封面,描摹的是第一章里四岁的幼童尤利西斯跟呼啸而过的火车上一位黑人相互挥手致意的情景,以及书中的四十余幅黑白插图。日后弗里曼声誉日隆,为将近二十部儿童文学作品作了插图,他的夫人莉迪亚(Lydia Freeman)也是一位艺术家,经常合作。从上世纪三十年代直至五十年代初期,弗里曼为纽约百老汇包括著名导演奥森·威尔斯在内的名人创作过画像,他的漫画和写生作品经常发表于《纽约先驱论坛报》、《纽约时报》、《基督教科学诤言报》和《戏剧杂志》等主要报刊。后来他们夫妇二人移居加州的滨海城市圣塔巴巴拉,渡过余生。

  说了这么多,译文君也要宣布一下绝版许久的《人间喜剧》即将再版,因为编辑团队非常喜欢原书的插图,经过多方打听,了解到弗里曼的公子罗伊(Roy W. Freeman)已经将弗里曼的画稿原作送交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保存,而罗伊的女儿、亦即画家的孙女汉娜(Hannah Lora Freeman),则持有《人间喜剧》那幅彩色封面的版权。

  在译文君的同事的努力下,多次与罗伊和斯坦福大学图书馆有关人员来往通讯,终于获得了全部插图的版权,罗伊也给我们发来了小说全部插图的高清扫描本,于是这部作品的中文译本,首次得以重现萨洛扬原书图文并茂的风貌。今天让它得以跟新一代的中国读者见面。虽然时过境迁,我们还是希望他们会跟我们一样喜爱这部作品,并且感染到其中对于生活的热爱,以及对于人类的信念。

  这部小说描写的是二战时期、美国小城绮色佳的麦考利一家的故事,这家人的父亲业已去世,大哥马柯斯正在前线作战,家中只有母亲麦考利太太、大姐贝思、和次子荷马以及小弟弟尤利西斯。小说的核心人物是次子荷马,这位在电报局打工的少年,一直以来的工作就是将战场上的消息报送给绮色佳城的居民们,战争的悲剧每天都在上演,荷马总是收到残酷的前线消息,直到有一天,他收到自己大哥马柯斯阵亡的消息,是否要将这条消息带回家中,年轻的荷马陷入了困境......

  在读者看来这无疑是一出悲剧,然而在萨洛扬的笔下,这一切随着逝去大哥马柯斯的军中好友乔治的归来后,由悲痛无奈的悲剧转为温暖与慰藉的喜剧。

本文链接:http://joan-gray.com/fuleisinuo/730.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